财经-001_1242

发布时间:2019-02-28 08:36:08
为文化产业插上“金融之翼”

资本到底是在帮助文化行业腾飞,还是慢慢在腐蚀掉文化行业?这个问题似乎没有明确答案。一方面,文化领域在近两年受到资本空前关注,大量热钱涌入让文化生产有了更充裕的创作空间;但另一方面,当文化开始越来越向金钱靠拢后,所谓"初心"也与越来越多从业者渐行渐远。

随着近两年资本狂欢给文化行业带来不少混乱后,市场终于出现了"不良反应"。电影、综艺、电视剧等领域纷纷遇冷,一下浇灭了不少熊熊热情。有数据显示,今年截至目前,影视板块仅45起融资案例,相比往年已大幅减少。再加上前央视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单枪匹马捅破了电影行业潜规则,更是给行业未来增加了很多不确定性。

当然,对文化产业来说,未来是必须要强大的,毕竟"文化自信"已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战略。那么,文化产业该如何插上"金融之翼"做到真正腾飞,需要我们继续寻找答案。

被蒸发的百亿市值

原以为只是一场见怪不怪的网络口水战,但没想到随后会掀起一场如此剧烈的行业震荡。今年6月,崔永元在微博不断曝出电影行业关于"阴阳合同"的潜规则。首当其冲的,就是演员范冰冰因逃税被处巨额罚款。

根据税务机关披露的相关情况看,范冰冰在电影《大轰炸》摄制过程中,以拆分合同的方式偷逃个人所得税618万元,少缴营业税及附加112万元。此外,还查出范冰冰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少缴税款2.48亿元,其中偷逃税款1.34亿元。税务机关依法对范冰冰及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作出相应的追缴和处罚决定。范冰冰所需补缴的税款、滞纳金以及罚款加在一起超过8亿元。这件事从开始到最终查处结果公布,一直在网络被高度关注。

范冰冰虽然被罚金额巨大,但其实她只是此次事件的冰山一角。而崔永元带来的影响,也远不止于此。更直接的反应出现在了股市板块,因"阴阳合同"潜规则被爆光,影视板块也出现暴跌。就在6月4日,华谊兄弟下跌10.02%,市值蒸发22.75亿元;光线传媒下跌5.93%,市值蒸发18.19亿元;中国电影下跌4.66%,市值蒸发15.31亿元……这些下跌全部加起来,A股影视板块一天内市值就已经蒸发114亿元。

而随着政府开始高调介入,准备彻查娱乐圈税务问题后,一个地方也马上按捺不住——这就是霍尔果斯。很多人早就已经知道,这里因各种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渐渐成为了文化影视行业的"避税天堂"。但或许是因查处范冰冰起到太大震慑作用,娱乐圈开始大范围"逃离霍尔果斯"。有数据显示,过去有超过1600多家传媒公司在霍尔果斯注册。但从今年6月以来,有超过100家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包括了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甚至有报道称,因申请注销的公司实在太多,当地报纸《伊犁日报》的版面已供不应求,仅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尽管面对这种略显异常的撤退,曾有编剧汪海林在微博撰文称,注销潮是由于企业开不了发票、拿不到回款,资金不能回笼导致的。并且抨击当下政策朝令夕改,让企业承担损失,舆论不了解情况还给企业扣上逃税帽子,是不公平的。但政策红利消失、阴阳合同发酵、行业制度规范管理,明星资本纷纷撤出避税天堂的背后,似乎还是隐隐预示着,文化行业的资本已经迎来了新的拐点。

汪海林同时还指出,"目前行业性资金短缺是由于出现了霍尔果斯黑洞,这几个月大批编剧、导演、演员处于失业状态,行业休克"。这种状态也从侧面反映着文化市场正在迎来资本寒冬。根据文化产业投融资数据显示,2018年截至目前,影视板块仅45起融资案例,相比2017年117起融资案例和2016年191起融资案例,数量已经大大减少。同时,2017年文化板块IPO困境也延续到今年。从去年只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和中广天择实现IPO,到2018年上半年,华视娱乐、新丽传媒、开心麻花、和力辰光四家影视公司纷纷中止IPO。

可以说,文化与明星资本正式进入寒冬。

文化与金融的关系

大部分文化行业从业者都开始有了这样的共识,近年来文化产业在经历数轮热钱洗礼后,文化产业的资本力量终于开始冷静了。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文化产业需要打破困境,与金融领域尝试新型合作关系。

所以,"文化金融"这个概念在近几年来开始被频频提起。这个概念,从广泛意义上来讲,是指针对文化产业进行一系列文化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创新,以及金融渠道拓展,从而使原先以制造业为主的金融业主动适应文化产业的发展需求,也能使文化产业能够为金融业提供进一步发展。

这个概念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定了文化与金融的关系。在"文化金融"中,文化产业是根、是本质,资本是重要外部推动力,没有资本大规模进入,产业就不可能实现高速发展。西梅尔曾经在《货币哲学》中做出阐释,资本对于社会文化的影响,不仅仅是经济意义上的融通或者资源配置,这是现代市场经济下金融最本质的特征,金融文化对接最重要的是希望金融能够发挥融通和更高效的资源配置,同时资本也是深刻改变社会以及人与人关系的一种媒介。

不过,我国文化金融的发展,目前仍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在现有金融体制内,商业银行能够想到的金融工具与创新方式能实践的基本都已经实践过,面对文化企业提供的创新性金融产品,其实已不太具备创新力。北京时代影响力影视文化有限公司CEO郭婷婷认为,无论是企业自身发展还是吸引投资,企业自身造血能力一定要足够强大,这一点尤为重要。比如一家影视公司,融资过程面临最大问题就是做一个项目平均年限是三年,且在这三年时间里几乎颗粒无收,每当在这个时候,如果与金融机构进行合作时,对方能给予稍微长一点的贷款年限,能对企业发展起到不小的帮助。

对此,新元智库及麻辣娱投创始人刘德良也认为,在我国文化企业数量众多,且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在实际经营状况发展中,银行仍是中型企业,文化企业与银行融贷款之间仍存在不对称的问题。大多数文化产业企业在获取服务方面的渠道和能力不足,如此就需要进一步推动专业服务中介机构对于文化产业的服务能力。对于文化产业来说,在发展初期仍存在融资难、资金融资渠道过于狭窄、金融产品过少等问题,需要进一步提升拓展文化企业的股权融资渠道。

此外,文化企业融资难也是因其特性决定。对于投资方来说,与文化企业之间信息还存在很大差异,尽管近些年来IP概念很火,但是优质IP价值难以变现。以国内影视公司为例,如果一家影视公司近年除了一、两部大片获得了盈利,明后年却没有推出后续项目,则不能保持持续盈利,但是反观迪士尼、好莱坞等能够持续打造IP价值,实现今年的收入多数来自于去年、甚至20年前、30年前、50年前,则意味着这家企业可以维持IP创造的价值,风险较小。考拉阅读创始人兼CEO赵梓淳也对此表示,目前很多人都在谈论文化产业是不是真的可以与技术、金融相融合,在他看来,这有点类似于火箭起飞,技术可类比为文化企业发展所需的新型燃料,金融则是助推器。

从政策层面来说,国家对于文化金融也一直处于鼓励状态。2009年7月,我国第一部《文化产业振兴规划》由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标志着文化产业已经上升为国家的战略性产业。2010年3月,中宣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从国家政策层面提出加大金融支持文化产业的力度。2010年4月,中宣部、人民银行、文化部等九部委共同发出了《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首次从政府的层面提出了加大金融支持文化产业的力度,推动了金融业和文化产业的全面对接,重点解决文化产业融资难的瓶颈问题,为文化的资本化运作开辟了新的渠道。2010年10月,《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明确提出,未来五年要"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

作为文化产业受关注度最高的影视板块,近年来资本遇冷,却促使影视传媒行业内制作、院线、售票平台等多个主体共同投资成为电影投资主要模式,"众多出品方风险共担、资源共享,平台帮忙售票、院线倾斜排片"产业链协同合作越来越普遍。郭婷婷也直言,目前其也在探索如何将私募与银行贷款更有效结合在一起,并与相关金融机构进行磋商,但这条路现在还没有打通,电影和电视剧行业遇到空前"寒冰时期"。但从另一角度来说,下一阶段电影投资又会出现利好。"当投资机构大规模撤场后,资金将主要来自导演和编剧,这会让真正持有核心创造力的人更加珍惜资本"。

不难看出,如何让金融助推文化行业,已经成为从业者和政府共同思考的话题。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提出一个观点,金融在文化领域的作用不只是钱的问题,还涉及到对整个文化领域非常深刻地改变,或者说文化金融以及文化领域的PPP,不仅是融资问题,其实已变成政策问题,变成一个文化发展方式问题,变成一个既融资又整合资源,也融通文化创造力、生产力的过程。

这些年来,政府和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和文化企业,各类社会资本和文化企业间联系和协作不断加强,在文化行政管理部门和金融机构之间的沟通和联系也不断加强。今年4月,文化部发布了《关于推动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首个明确提出"数字文化产业"概念的政策文件,积极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作用,用好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等各类财政资金,中央预算内投资、国家专项建设基金等投资政策,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等模式,支持一批数字文化内容创作、技术研发、平台建设、产业融合项目,带动社会资本投入。对于银行方面来看,在文化金融领域也需要设置专营机构,建立差异化机制,针对不同文化企业推出文化贷款创新产品。例如杭州银行在2013年成立文创支行,在2017年成立北京文化金融事业部以及游戏工厂模式的运用,打通游戏运营商和游戏制作公司之间的渠道。

不过从投资方角度看,目前还存在不少问题,首先就是多数仍没有长期投资,这与文化产业持续性是不对应的。对此,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提出,文化产业经常会出现不可预测的新模式,而新模式着眼于未来价值,如果企业具有成长性、积累性,有现金流,价值就会更高。所以,投资企业重点应在企业而非项目。因为项目大多具有不确定性,且相较于投资一家有积累的企业,投资项目风险更高。

这一点很多文化企业也感同身受,比如赵梓淳以自身经验为例,考拉阅读所做的业务是分期阅读,由于该业务在国内较新,因此2016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在融资方面遇到困难,创投行业会有工作人员就分期阅读是不是真的市场刚需、是不是能真的进入到校园、能不能让中国的孩子用上、使用后是不是真的能提升孩子的阅读能力或者语文学习成绩、是不是真的能有商业化变现等方面产生疑问。但由于此前完全没有任何可参照、可借鉴的模式,因此很难有准确的回答。得益于现阶段中国双创的氛围或是创投的环境,多种路径的融资让公司有能力真正扎根到很多校园里。

回到国家层面来说,为构建与完善多层次、多元化、多渠道的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我国相继出台相关政策和法律法规,进一步拓宽社会资本投资领域和范围,激发社会投资活力。例如2017年1月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财政部发布《关于推进工业文化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强产业政策与财税等政策协同。健全完善政府支持引导、全社会参与的多元化投融资机制。探索采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建设综合服务平台、工业博物馆,促进工业遗产保护与利用等。鼓励各类资本设立工业文化发展基金。鼓励各地在推进实施《中国制造2025》过程中,统筹加强工业文化建设。鼓励各地设立专项资金支持工业文化发展。

总体来说,我国文化金融发展,银行是主导,始终向着多元多层次的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逐步完善,政策创新与监管并重的新型发展态势。业界也普遍认为,原先的金融创新已经做了很大工作,已经有很多成果,那么下一步需要的是更多思考、更多探索、更多尝试。文 / 江阳俊

推荐阅读/观看:硚口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ongsizhuce/city_Qiaokou.html

上一篇:财经-001_119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