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保转税征管趋严 企业担忧增加成本

发布时间:2019-03-04 08:54:33
社保转税征管趋严 企业担忧增加成本

中国延续近20年的社保费征缴机构可以是社保经办部门也可以是税务部门的“双主体”征管格局即将成为历史。按既定时间表,2018年12月10日前,社保费征管职责将由各级社保经办部门划转至税务部门;2019年1月1日起,各项社保费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社会保险费是指在社会保险基金的筹集过程中,雇员和雇主按照规定的数额和期限向社会保险征收机构缴纳的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工伤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和生育保险费,它是社会保险基金的最主要来源。事关很多城镇就业职工、企业切身利益的社会保险费(下称“社保费”)征管改革启幕,却伴随着质疑、焦虑、担忧等各种情绪。不少人认为,社保转税后,对于此前未按照规定缴费基数足额缴纳社保费的企业而言一定会加重负担,对于个人而言工资则可能会减少。

新的社保征管制度到底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一变化?记者就此采访了专家学者和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以及的企业经营者,看看在社保改革进程中,社保转税这一颗石子将会激起怎样的涟漪。

那么,社保转税有多大影响?

专家:将增加企业成本

不同行业影响有差异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马光荣认为,这次征管体制的改革意味着更加严格的征管,主要是三方面叠加的原因。首先,税务部门相比社保部门掌握更多的企业信息,也有更多征税的手段;另一个很重要原因是,今年税收体制进行了重大改革:国地税合并。合并之后税务部门以中央垂直管理为主,地方政府干预税收征管的难度会明显加大。所以以往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给一些企业实施的优惠社保费率,或对企业少缴社保睁只眼闭只眼的情况,接下来会大大减少。第三个原因,则是建立社保中央调剂金制度,未来要逐步实现全国统筹,社保改革的大方向是全国统一费率和社保负担,所以现在个别地区征管松、费率低的话,会受到较大冲击。

把征管松的情况换算成税务部门严格征管,到底会带来多大冲击?“社保征管体制改革的确会加重企业社保费负担。我测算了一下,企业社保税负担如果严格执行的话,会上升50%左右,这当然会对企业产生大的冲击,换算成企业用工成本,大概会上升7.5%,相当于企业利润会减少8.2%。”马光荣告诉记者,工资是有黏性的,所以社保费负担的上升短期内主要还是由企业部门来承担,员工的工资应该不会明显下降。但中长期来看,工人也会负担一些税负,工人的工资也会出现下降。当然如果企业中长期负担加重,有一些制造业的企业会外迁。所以如果社保费100%严格执行的话,企业成本增加的幅度很大,一定程度上把之前出台的各类减税政策都抵消了。”马光荣分析称。

接下来再看不同类型、行业、地区的企业到底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

马光荣认为,不同行业、地区企业受到的冲击存在差异。首先,在行业层面,劳动密集型行业受到的影响更大。这些企业劳动力在企业成本中占比较大,且这些企业大多是低教育劳动力,原先社保的覆盖较不规范,主要集中在纺织、服装、文体用品制造业、食品饮料等轻工制造业、建筑业和生活服务业等。

其次,从所有制情况来看,国有企业以前社保缴费比较规范,而民营企业比较不规范,所以接下来民营企业受到的影响较大;中小企业相对于大企业更加不规范,受到的冲击也会更大。

再次,不同地区受到的影响会有明显差异。以往的社会保障是由各个城市分别统筹,征管松紧不同主要体现在地区不同上。原先征管比较松的地方,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的省份。这些省份人口净流入而领养老金的人比较少,所以这些地方即使征管松社保也够用,如广东和浙江基本上执行比较低的费率就够用了。相比之下,东北等老工业基地省份年轻人口净流出,而领取养老金的国企老职工数量较多,征管相对严格。接下来税务部门严格征管的话,预计东南沿海的省份受冲击更大,尤其广东、福建、江苏、浙江、北京、山东、河南、海南等省份受到的冲击会明显大一些。

企业:支持社保转税

担忧成“最后一根稻草”

民营经济是浙江经济的一大特色优势。2017年,民营经济创造增加值近3.4万亿元,约占GDP的65.2%,对浙江经济的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浙江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目前,浙江民营经济创造了全省56%的税收、65%的生产总值、77%的外贸出口、80%的就业岗位。除诞生了阿里巴巴、华三通信、海康威视等世界知名企业,也比一般内陆省份有更多的民营小企业。比如海宁、宁波、温州等地,就聚集了很多服装厂。

东南沿海一带劳动密集型企业将会是此次社保转税受影响明显企业中的典型,如金华市的一家品牌服装企业,工厂占地10多亩,共有员工100多人,其中26人交社保费。只有部分人缴纳社保的原因,一方面是当地税务部门根据企业情况要求的,“税务部门定额征收,不看工厂人数,也不看工资。社保费每月每人1000多元,企业交60%,也就是将近600元。”该服装企业负责人陈女士告诉记者,多少人交社保、交多少钱都是按当地税务所要求来办的。社保费之前按照990多元缴纳,去年增加到1000多元,征收人数一直没有变化。

另一方面是员工不愿意交。大部分的员工社保费都是由企业直接发放给员工的,“因为就算在当地给员工缴纳社保,但实际上员工并没有受益。因为很多员工都是外地的,可能今年来打工,明年就不来了,交了社保该去哪儿领呢?所以员工都愿意拿钱回老家买保险。”陈女士告诉记者,厂里只能规定管理层必须交社保。

而作为企业的掌舵人,陈女士表示,对社保转税内心很矛盾。目前该企业交社保的人数占企业员工总人数的20%左右,陈女士告诉记者,这样的比例在当地企业中已经算比较高的了,其他一些小厂交得更少,比如四五十人的工厂,甚至只交一两个人的社保。

“我们内心很矛盾,一方面希望社保严格征收,这样大家可以公平竞争,另一方面又纠结于多交社保一定会增加企业负担。“陈女士说,如果社保严格征收,很多小企业很可能会关闭。比如原本做一件衣服成本20元,一些小企业15元就可以接单,因为有的企业社保费不交或少交,成本因此也就不一样。如果大家都公平征收,反而有利于市场公平竞争。

但同时又更担心社保转税如果严格征收,将明显增加企业成本。陈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工厂打扫卫生之类的员工工资3500元左右,流水线上员工工资一般在5000多元,其中基本工资3000元~3500元,剩下的是奖金和补贴。工厂以前实行记件工资还好,而现在都是月工资,效率提高的同时员工费用也提高了,给所有员工交社保将是不小的一笔开支。

“现在生活成本这么高,企业又不可能给员工减工资。”陈女士说,周边很多厂子也试着转型做其他业务,但也一样不好做,大家心里都有点慌。好些企业已经略有规模,有银行贷款需要还,所以还得硬着头皮努力维持。如果工人的工资、社保等支出增加10%以上,怕会成为压垮工厂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记者采访的多家企业中,其他地方的企业普遍与陈女士有相同的担忧。

“我了解到的私企给员工交社保的情况比较少。一般私企只有公司法人、财务交社保,普通员工很少交。如果要强制全员全额征收,估计都撑不下去了。”新疆一家零售企业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60多人,原先只有16人缴社保。“按照2000元/月的工资基数核定社保,每人每月交近300元。”

北京一家上市连锁餐饮企业的负责人郭先生告诉记者,过去社保不跟税务部门挂钩,社保部门只核查总量,虽然征收也挺严格,但企业也有很多灵活规避的方法,比如让员工自己去交,或者在外地来京的员工不愿意交的情况下不签长期合同,而改签小时工合同,这样就不必交社保。

“餐饮是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快餐也微利行业,净利润也就5个点左右。社保转税导致财务越透明,对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反而伤害更大。如果严格征收,企业将至少减少利润的30%,我们下个动作就是提价。”郭先生说。

房地产经纪行业属于劳动力密集行业,受社保转税的冲击首当其冲。北京一家略有规模的房产中介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社保转税的情况下,考虑运营成本起见,公司的做法是加大考核力度,停掉试用期人员,减少用工人数。

相关部门负责人:

还有“商量”余地

据记者了解,自8月份开始,就陆续有地方部署社会保险费和非税收入征管职责划转工作。比如甘肃已成立全省社会保险费和非税收入征管职责划转工作协调领导小组,研究部署划转工作;湖南省社保费此前由社保部门负责征收,目前税务部门已成立了社会保险费处。

一位接近人社部的专家告诉记者,社保转税最主要的变化是自2019年1月1日开始,基数核定和征收不再由社保局负责,改由税务局接管。企业发工资财务要入账,需要到税务局报税,税务部门可以掌握相对真实的员工人数和工资总额。税务局2016年上线了新系统,采集的数据将更全面。站在国家机关的角度来看,如果征收不力就是渎职行为了,税务部门的执行会和之前社保部门操作完全不一样,并具备直接划拨企业社保的能力。

上述专家表示,政策变动带来的影响,一方面是根据国家税务局和工资的数据,严格执法后国家一年可多增约2万亿的社保收入,而目前全国民营企业的净利润也就2万亿多一点,严格执法后主要影响的就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如物流、酒店、餐饮、饭店等,制造业也会受到影响。以前很多企业人工成本占收入的40%,征管严格执行后可能达到60%。对于劳动者个人而言也会增加支出,企业为了留住劳动者,则可能需要提高工资预算。这位专家认为,社保转税不会有过渡期,因为原本就有有明确的法律规定,社保少缴或不缴本身就是违法的事情。“不过,未来地方上执法可能会有一定的灵活性。”

一位税务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社保部门征管松实际上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从社保覆盖面来看,现在城镇职工中大概还有1/4的劳动力没有参加社保;二是参加社保的3/4的劳动力群体里,也并不是都严格按照国家法定费率缴纳。以养老保险为例,个人加单位法定的缴费率是28%,而实际缴费率只有18%左右,也就是存在1/3的缺口。现在社保费的实际负担远低于法定负担。

随着社保缴费新规的实行,通过税务部门征收之后征缴的强制性会明显提升,将能够有效避免欠缴、逃缴等行为。比如,近期黑龙江省税务局等有关部门就已经发文称,从8月1日起,组织全省基层单位开展基本养老保险费征缴专项整治行动,要将劳务派遣公司、物业保安公司、建筑施工企业、季节性用工较多企业列入重点,依法加大检查和处罚力度,严厉打击应参未参、应缴未缴行为。

但据另外一位税务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税务部门与人社部门强调稳定为主,并没有谈及强化征管。实际上,从明年开始,像社保缴费登记、变更信息、缴费人数等仍由人社部门负责,税务部门只负责社保费的申报和征收,对社保费的稽查暂未确定,因此不必为明年开始征管大幅加强担忧。现在税务和社保部门正在对接数据,还有“商量”的余地。

推荐阅读/观看:司门口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ongsizhuce/city_Simenkou.html